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产经 > 产经

EGF被叫停 护肤品企业两路应对

出处:产经周刊 作者:刘洋 白杨 网编:段跃 2019-01-28

微信截图_20190128215606

继药妆被叫停后,明星达人、网红等纷纷热捧的化妆品原料EGF(人寡肽-1)也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明令禁止。但是,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目前市场上销售的部分产品仅含有寡肽-1,而并非俗称“表皮生长因子”的EGF,但商家依然以EGF作为宣传点,打起擦边球。而另外一些企业则依然销售含有EGF的产品,最终将面临下架风险。

禁令下打擦边球

距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化妆品监督管理常见问题解答》已过去近20天,目前京东、淘宝等线上商城已开始对含有EGF的产品进行清理。1月16日,淘宝发布《关于化妆品宣传“药妆”“医学护肤品”“EGF”等的管控通知》称,从1月25日起,若化妆品类商品标题或图片、详情等位置仍出现 “人寡肽-1”、“EGF”、“表皮生长因子”等宣传文案,淘宝将对商品下架、删除,多次屡教不改并大量违规,将对全店商品下架并扣分。

如今,在淘宝中搜索“EGF”字样,出现的是巴巴燕日本小分子燕窝逆龄丸和日本EGF童颜丸等可食用的标称EGF产品,而在页面中,仍有少量EGF细胞生长因子修护原液的描述穿插其中。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多家屈臣氏专卖店发现,作为城野医生主打产品之一的EGF修护原液,以难觅其踪。但在城野医生天猫海外旗舰店中,该产品依然在售,并且在“宝贝”一栏中位居综合排名第二名。尽管城野医生在介绍中未提及EGF,但是在产品图片中仍标有鲜明的EGF字样。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城野医生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予以回复。

尽管线上线下渠道对EGF产品展开“围剿”,但目前含有EGF的产品仍未杜绝。北京商报记者在国产非特备案平台搜索EGF发现,名称中含有EGF的产品备案信息多达751条。其中,显示为“已注销”的备案信息为333条,涉及SOR、秀诺、拜尔斯顿等品牌,SOR EGF原液产品备案信息显示已于2019年1月23日注销该产品。不过,这也意味着目前还有400多种产品仍在市场上违规销售。

据百度百科介绍,EGF是表皮细胞生长因子,又名人寡肽-1,是人体内的一种活性物质,由53个氨基酸组成的活性多肽,藉由刺激表皮细胞生长因子受体之酪氨酸磷酸化,达到修补增生肌肤表层细胞。

被夸大的EGF

事实上,此次EGF被叫停,与被过度宣传的修复功效不无关系。据了解,在1986年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中,两位科学家共同发现控制细胞生长和发育的因子——神经生长因子(NGF)和EGF,但当时EGF的应用并没有在美容领域被提及。几年后,由于EGF有激发胶原蛋白、促进肌肤生长、修复胶原纤维等功效,开始逐渐应用于美容行业中。

然而, EGF的功效仅在肌肤和细胞受损时、通过皮肤表面的创口进入皮肤内才能充分发挥出来。而当皮肤没有受损时,皮肤对EGF并不会有太大反应。这一点也在此次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公告中得以说明:“由于分子量较大,EGF在正常皮肤屏障条件下较难被吸收。”

山西医科大第二附属医院创伤骨科大夫李岩表示,EGF主要功能是促进细胞增殖分化,从而以新生的细胞代替衰老和死亡细胞,能够加速皮肤和黏膜创伤愈合。EGF已被广泛运用于医学领域,特别是对于皮肤缺损的伤口,直接涂抹到伤口上包扎,比单纯伤口换药愈合快很多。

“虽然EGF被广泛用于医学领域,但是在化妆品中,添加EGF并不能发挥所谓的修复功效,甚至有可能因为皮肤屏障功能不全引发其他安全问题,错误使用EGF产品还会致病。”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市场上出售的部分标称含有EGF的产品,实际上成分中只含有寡肽-1。

据悉,寡肽-1早已收录于我国《已使用化妆品原料名称目录》(2015年版),一般作为皮肤调理剂使用。“于是部分企业为凸显产品安全,借由仅一字之差的EGF进行宣传,在帮助品牌提高知名度的同时,还可以凸显自己品牌的核心科技,因为一般肽都是需要专利权的。”上述业内人士称。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给出的说明中提到:“寡肽-1和人寡肽-1非同一种物质。基于有效性及安全性方面的考虑,EGF不得作为化妆品原料使用。在配方中添加或者产品宣称含有人寡肽-1或EGF的,均属于违法产品。”

对此,资深化妆品专家程均认为,EGF其实不是化妆品必须添加的成分。由于生产商过度宣传,过分强调EGF具有修复、去痘印、抗衰老等作用,导致大部分消费者对宣称含有EGF的产品产生依赖,但由于国家明令禁止添加EGF,因此使用寡肽-1作为原料标注,有利于备案通过,而在宣传上则存在寡肽-1与EGF画等号的行为。

行业面临洗牌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虽然EGF已被禁止,但市场需求量依然很大。由于目前能够替代EGF原料成分不多,因此一些护肤品企业在配方中就用寡肽-1冒充EGF,让很多消费者认为两者具备同样效果。

以泊舒化妆品为例,在淘宝旗舰店内,一款标称为泊舒微针寡肽冻干粉组合套装的产品中,在晒出的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中含有寡肽-1、寡肽-4等,但在产品页面的详细介绍中,该产品则标称含有人体同源的EGF,对受伤、受损之表皮肌肤拥有出色疗效。

泊舒并非个案,美丽奇迹等品牌也纷纷踩雷。不同的是,在京东美丽奇迹旗舰店中,所出售美丽奇迹6号修复再生原液中,标称含有EGF,成分则也被扣上了1986年获奖的EGF的历史,并进一步宣称该专利拥有欧盟、美国等地的五大专利保护。不过,浏览至页面的成分列表时,该产品的主要成分为寡肽-1、寡肽-6等。除此之外,丽普司肽的冻干粉产品则表明含有活性EGF生长因子。

对此,上海衡孚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润东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广告以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构成虚假广告。

“上述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扰乱市场秩序,破坏市场公平竞争原则,应当由专业机构依法认定其违法与否,如确认违法,由相关部门依法责令其改正并作出处罚。”上海衡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红俊称。

一位不愿具名的化妆品行业专家认为,从目前来看,曾经采用EGF成分的化妆品只有改良配方一条道路,如果铤而走险继续使用EGF,最终将难以在市场上立足,美容护肤市场也将因EGF的叫停而面临重构。

北京商报记者 刘洋 白杨/文 宋媛媛/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