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周刊 > 旅游 > 高端旅游

滑雪场能否玩转微利下的夜生意

出处:高端旅游周刊 作者:关子辰 武媛媛 网编:王巍 2019-01-21

C2019-01-22高端旅游周刊1版01s001

未标题-1 拷贝

借着冬奥会的东风,冰雪运动开始走热,为了招揽生意,京津冀不少滑雪场都把目光盯上了夜间滑雪。北京商报记者通过梳理发现,南山、万科石京龙、军都山以及崇礼等雪场纷纷加入了夜间滑雪的大军。通过对比往年发现,雪场距离的远近、是否具备配套设施对于夜间客流影响较大,一些雪场经营夜间滑雪只是微利甚至不盈利。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开放夜间滑雪,虽然盈利有限,但雪场可以利用夜间滑雪带动餐饮和住宿等延伸产业,从而拉动夜间经济,成为未来一大趋势。

掘金夜场滑雪

自去年12月至今,北京及张家口崇礼地区多家滑雪场进入旺季模式。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今年不少滑雪场都开放了夜间滑雪,试图掘金这一市场。

据了解,从2018年12月8日起,南山滑雪场首次开放了夜场滑雪。在开放的夜场滑雪中,南山滑雪场开放的雪道主要包括2条中级道和若干条初级道。雪场门票价格也比白天便宜,为120元/人,营业时间从晚上6点一直到9点30分。

除了位于密云的南山滑雪场,万科石京龙、军都山以及崇礼的富龙等滑雪场都先后开放了夜场,其中万科石京龙和军都山早在此前就分别开放了夜间滑雪。崇礼方面,富龙滑雪场的工作人员介绍,富龙滑雪场也是开放部分雪道,主要为3条初级道、3条中级道和滑雪公园,对于难度系数较高的高级道,因为安全问题,仅在白天开放。

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雪场门票价格多在100元左右,而这些滑雪场包含雪具及相关教学课程的日场全天的价格多在200-500元左右。滑雪场夜场价格则相较日场稍低,开放时间主要在下午5点半至晚上9点左右择取3-4小时。此外还有一些滑雪场也在谋划升级设备,计划在来年加入滑雪场“夜间档”。

对于为何在今年开放夜间滑雪的滑雪场数量增加,富龙滑雪场的相关工作人员还表示,开放夜间滑雪一方面是确实有滑雪爱好者有这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当前北京及其周边的滑雪场开放的越来越多,而夜间滑雪也可以是一个宣传的亮点。游客齐先生是一位滑雪资深爱好者,平日由于上班只能在周末滑雪,而周末滑雪时间只能从早上9点到下午4点半,齐先生表示,对于不尽兴的滑雪爱好者来说,夜场滑雪是一个非常好的补充。

营收尚属微利

虽然开放了夜间滑雪,但是整体效果和营收如何呢?在调查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由于各雪场开放条件和投入情况不一样,因此客流和整体营收情况也都不一样。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南山滑雪场在北京周边算整体情况比较好的,据南山滑雪场的工作人员透露,像现在寒假,人多一些,大概周六的时候夜场能有400-500人左右。军都山的工作人员还坦言,基本上夜间滑雪人数为白天的1/10到1/5。有滑雪场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一般来讲,周末滑雪人数会多些,但是平日选择晚上来滑雪的游客则数量有限,基本不会超过百人,天气寒冷的时候,人数则会更少。

此外,像渔阳滑雪场仅在圣诞节前后开放了两天就关闭了,原因为灯光效果不足。渔阳滑雪场工作人员表示,明年将投入设备改造后再开放夜场。

有业内人士算了笔账,以周末南山滑雪场夜场400人为例,按夜场120元票价计算,整体营收在4万元左右,此外像石京龙夜场价格50元,算下来也不过万余元。整个雪季下来营收在几十万到一百万左右,加上雪场对于夜间灯光设备的投入,压雪机和索道设备的运营,安全方面的保障,整体算下来也是微利。

北京卡宾滑雪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伍斌指出,滑雪场对于夜间的经营是有一个平衡点的,滑雪人数到达一定数量,滑雪场就可以盈利,反之则亏损。这通常跟距离有关,像距离市区比较近的军都山、万龙八易,开放夜场时间较早,受到很多上班族的欢迎,已经形成了夜间滑雪的品牌,盈利不是问题,反而像一些距离比较远的,刚刚开放夜间雪场的,一上来不可能盈利。

一家崇礼滑雪场的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像崇礼等地比较远的滑雪场,夜场人数不过百人。该工作人员还是表示,崇礼的滑雪场大多都是亏损的,靠周边房地产来带动。像很多选择购买地产的业主为的是不限于滑雪,得到更多接触雪、赏雪的机会。

布局配套产业

既然滑雪场开放夜场是微利,为何这么多雪场都抢着做呢?

此前曾经营怀北滑雪场的负责人表示,夜间滑雪投入需要根据各家滑雪场的雪道及相关设施确定。开放夜间服务,滑雪场虽然会盈利少,但会对酒店、娱乐、餐饮等配套的经营形成带动。

伍斌坦言,夜间来滑雪的客人基本都是资深滑雪爱好者,初学者通常考虑到安全问题,不会来。而资深滑雪爱好者是比较看重场地状况、交通情况的,因此很容易积累滑雪客户。如果距离远的滑雪场,周边没有住宿或者相关配套不好,那么肯定去的人就少。距离远的滑雪场布局夜间滑雪的生意基本上是在谋划相关产业的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从携程等旅游网站上查询到,周末期间在崇礼住一晚滑雪场酒店的价格为500-1200元,而到了春节时期,一些好一点酒店价格则上涨至2000多元。此外,滑雪场内部的餐饮消费也基本在人均100多元左右。

一家滑雪场的相关负责人指出,滑雪场经营通常分为门票、餐饮、住宿、娱乐等几方面收入,像崇礼等地距离远的滑雪场,门票的收入占到半壁江山,而餐饮、住宿能占到四成左右。上述怀北滑雪场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滑雪场运营除了经济价值外,还有一定的社会价值,一个滑雪场可以创造200-300个劳动岗位。

伍斌进一步表示,目前韩国对于夜间滑雪就形成了非常良性的互动,甚至当地有经营通宵的滑雪场。不过,滑雪产业是一个需要长期培育的产业,投资也是长期的,滑雪场的配套跟上了,形成了一定口碑、一定品牌,自然就能形成良性的发展。

北京商报记者 关子辰 武媛媛/文 高蕾/制表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北京商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商报总机:010-64101978 网站热线:010-64101986

商报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和平里西街21号 邮编:100013 法律顾问: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010-64097966)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0800372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0335号  京新网备:2010006号